• 全站
  • |
  • 产品
  • |
  • 供求
  • |
  • 企业
  • |
  • 资讯
  • 热门:农药产品|化肥|蚕药|农地膜|农业机械|各类种苗|各类蔬菜瓜果种子
    热门:蔬菜种子 茄子 玉米 扁豆 西瓜 南瓜
    热门:蔬菜种子 茄子 玉米 扁豆 西瓜 南瓜
    热门:蔬菜种子 茄子 玉米 扁豆 西瓜 南瓜
    热门:蔬菜种子 茄子 玉米 扁豆 西瓜 南瓜
    推荐品种
     
     
    2017/6/19
    2017/5/25
    2017/5/25
    2017/5/25
    2017/5/25
    2017/5/25
    2017/5/25
    2017/5/25
    2017/5/25
    您现在的位置:
    权威发布
     
    刘世锦:中小企业营商环境究竟该怎么改?

     

     

    近日,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发表演讲。就如何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更好的发展环境,给出建议:第一,基础产业——包括能源、电信、铁路、金融等行业放宽准入;第二,土地制度改革,尤其是集体建设用地入市;第三,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体育等的服务业进一步放宽准入—— 一方面是对外资要放开;对外资放开以前,对内资也得放开。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来源:东方IC

    以下为演讲实录:

      按照世界银行的评价标准,中国营商环境的名次最近几年一直在上升,对作为研究中国经济的人来讲,还是感到很鼓舞。

      但我想提个问题:从企业规模来讲,对营商环境怎么评估?因为现在讲营商环境,更多的是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一个地方的营商环境好不好,得看那个地方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感受怎么样?这些企业是不是发展起来了?这些企业活跃了、发展起来了,应该说这个地方的营商环境就是好的。这是非常明显的具有可观察性和衡量性的直观指标。

      这两天我仔细看了一下今年世界银行发布的关于中国营商环境改进的报告,和其他国家也进行了比较,我感到这个结构很有意思。我们需要分析这个结构,中国的长项和短板在什么地方。中国的长项有好几条,比较突出的有三条:第一条是创业环境真不错,在全世界排在靠前的位置;第二条是供电,我们的电用起来很方便,成本也不高;第三条是合同的执行情况,过去大家是有争议的,中国法治环境有一些地方可能不太健全——合同能不能有效执行呢,从现在的评估来看,还不错,排名并不低。

      有没有短板?我觉得比较突出的有三个:

      第一个短板是信贷,特别是信用的获取情况,得分比较低。最近,我们正在做一个调研,关于小微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获取金融服务的状况。经过调研发现,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而且相当普遍——尽管这么多年有很大的改进,特别是去年习总书记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以后有很大的改进,民营企业相比过去,金融服务的条件有一定的提升,但基本的问题仍然存在。我们过去的金融体系,主要是给大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传统业务服务的,真正为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服务的机构,包括金融产品都很缺乏。其实,为中小企业服务,核心是解决中小企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怎么很好的评估风险,实际上是一套技术,需要很强的专业能力,我们的金融机构目前在这方面的专业能力是比较差的。

      第二个短板是税收。中国企业上交的“五险一金”的负担,从国际范围来讲,是比较高的,整个纳税这一项我们的排名不是那么高。这个问题国内讨论的比较多,特别是最近两年,企业进行减税降费,这方面有一定的进展。“五险一金”怎么能降下来,是很实际的降低企业负担的一项措施。这方面过去提了很多的建议,比如说怎么把国有资本以更大的力度、更大的份额转入社保基金,最近国务院在这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这个领域确实是我们的短板,怎么往上补,方向也是明确的。

      第三个短板的是企业破产。中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转入中速增长,整个市场大的出清过程中,有些企业比较困难,日子不太好过,其实有它的规律性,相当一批企业是要出局的。比如说,有些行业过去有100个企业,以后可能就50个企业甚至是20个企业,出清过程是正常的。有些企业要退出,就涉及到破产的程序,我们在这方面有短板。而且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是,由于现在事实上存在竞争不公平的情况,有可能劣不能退、优不能胜,这就比较麻烦。所以我们讲高质量发展,一定要有一个结构调整的阵痛期:一方面要高质量发展,一方面又不愿意结构阵痛,这是不可能的。但这方面怎么往前走,破产退出这套程序需要健全。

      刚才讲的几个长项和短板,长项继续保持,短板能补上,方向其实是明确的。下一步,就是怎么把现在已经明确的措施朝前推。

      第三个问题,中国讲的营商环境概念比世界银行还要更宽一点。在中国特定的情景之下,经济在转型,整个体制在转型,有很多特定的问题。下一步改善整个大的营商环境,特别是在放宽准入和鼓励公平竞争方面,我们还面临着很多挑战。

      有三个重点:第一点是基础产业怎么放宽准入。包括石油、天然气、通讯、铁路、金融等领域,这些领域如果确实能加强竞争,最重要的效应是能降低基础性的成本。这个成本不仅对制造业有利,对服务业有利,对全社会人民群众的生活也是有利的。所以,现在讲,降成本和这项改革直接相关。第二点是土地制度改革,特别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流转。这对中国下一步发展非常重要。下一步发展最重要的是,城乡结合部大都市圈的发展。第三点是服务业进一步的放宽准入。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体育等,还有一些可以放开但还没有放开的地方——一方面是对外资要放开;对外资放开以前,对内资也得放开。

      第四个问题,我听说,世行有关专家认为,世界银行这套营商环境评价体系,是这么多年他们做的最成功的项目,咱们能不能弄个中国版?把中国特有的内容再加进去,在全国各个城市,至少在我们地级以上的城市做一个评估。这实际上是一个指挥棒,对于改善营商环境就不是一句空话,包括“放管服”改革,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有指标和标准的。如果说在这方面能有推进,我们希望下一次世行再做报告的时候中国的名次再往上提。(本文根据11月23日刘世锦在优化营商环境高级别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整理)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新华网我们尊重原创,知识重在分享,转发就是支持,点赞就是美德。转载此文是出于公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